A·Rimbaud

>>>他流动的不是血液,而是忘川的绿水

上了色

3

小男孩真的很可爱

8

我朝你海洋般的双眼,

投掷哀伤的网。

11

一切は物語

23

在发什么呆。
来接吻吧。

49

拥抱苦难,惺惺作态

3 6

满身罪孽,满身伤痕,推你向前。

15

现实一种(01?)

整理文件夹的时候发现古早之前的东西,不一定会继续写下去,留个纪念。

是冷cp,防雷就不打单人tag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

沼泽地附近的那座大坝昨天就已经彻底垮掉了。就在那里不远的地方有一条河流,沿着河岸不足二十英里的地方,我第一次遇到嘉德罗斯。


那时刚好是向晚时分,我在一片长满荨麻的荒凉地方处理掉最后一具尸体。听说这里原本是个教堂墓地,很多虔诚的教徒或者那些无耻的人都埋葬在这儿,不光是他们,就连他们的几个婴儿也都死在这里。换句话说,在这个坟场前面的不远处,那个一片幽暗平坦的地方就是沼泽,那里沟渠纵横,闸门遍地,估计往前倒退个几年还会有些不知死活的牲畜在那附近...

14

拆信刀

遵循某个写作流派流程的短打复健产物,太久没有动笔写东西了,萎靡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拆信刀


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借着从窗帘透出来的月光辨认出墙上的时钟指向凌晨二点三十分,下意识的环视四周,这是我从每一个或深或浅的睡眠中回归现实后一定会做的事情,虽然就连我自己都觉得这样缺乏动机的行为显得过于神经质。


在深夜突兀地惊醒并不是第一次,但心悸至此却是头一回,老实说在睁开沉重的眼皮的那一瞬间,我已然把那个令人心烦意乱的梦忘得一干二净了。但是由它所带来的那种难以言说的焦虑却没能一起消失不见,秋冬季节干燥的风从窗缝里泄漏进来,像是在急于宣泄一个不为人...

9

好久未更新,是和亲友的小号精猫。

1 9
 
1 / 6

© A·Rimbaud | Powered by LOFTER